目前分類:白饅頭 完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饅始終沒有出現在表演會場。

    畢業以後一如計畫並沒有報考研究所。

    稍微……稍微帶了點遺憾的心情從軍,在外島服完義務性役期,接著在台中

市工作了兩年,最後為了照顧老爸老媽回到家鄉服務。

    至於關於小饅的一切,不再上bbs也沒時間玩msn的我,已經遺忘的很淡

很淡……想她?我是個念舊的人,偶爾從旁人處聽見小饅的消息,得知她過得很

好便已足夠。

 

 

    我知道她住在哪裡,想見面的話並不難。如果想聯絡的話,或許登入msn

就能輕易找到。

    可我想或許她並不想見面,而我也不想去打擾彼此平靜的生活。

    日子不就是這樣?彼此陌生的人們短暫交錯,最後歸於平淡。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愛情在小饅決定離開時就已經全部結束。

 

 

    時間該回到三年前。

    畢業表演舞會當天的零晨,我們正在禮堂做最後確認的採排。

    她來不來?不知道,我只有耐心等待的份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讓人心碎的畫面。

    早晨五點45分,路燈熄滅的那一瞬間……我看見小饅舉止親暱地挽著一個

男孩的手緩步走出宿舍。

 

 

    那是一個又高又帥,人又斯文充滿書卷味的男孩,然而全身和襯名牌堆疊出

來的質感,還有路邊讓人側目的一輛BMW跑車……遠遠不是我能企及。

    的確,他才是最適合小饅的男孩子。

 

 

    見到我的當下,小饅有點震驚,我的表情卻整個哭笑不得。

    原來……我始終是個笨蛋。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沒有風度,起身轉身一氣呵成。

緩步走回宿舍的路上,我知道不該哭,但不知道是不是疲倦……上大學以來

我第一次有了掉淚的衝動。

 

 

    這就是初戀?突然間,我好似稍微能夠理解什麼叫做失戀。

    那是一種痛,抓不住確實的心裡隱約抽絲剝繭般地抽痛……即使刻意不去想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畢業表演的獨奏曲目是經典鋼琴樂Canon

    演奏完以後是2PMHeartbeat音樂帶出阿火高難度Breaking技巧舞步,

然後才是人數層層疊疊以緩慢段落形式的Hip-Hop dancerPOPPIN

Funky Style各種舞步不斷加上去,加上我的話總人數大概約在40人左右。

整場演出共分三段,一段是鋼琴、第二段是間斷形式的各種舞步演出,最後才是

整合一塊步伐整齊FREESTYLE

 

    雖然說中文系的學生普遍沒有舞蹈的底子,跳起來距離專業或業餘仍有一段

不小的差距,可是該怎麼說……我和阿火還有系學會的一干幹部……熱舞社找來

的槍手,好歹不眠不休共同努力的練了三個月,倒也算是盡了最大努力。

 

    比起所謂畢業,我反倒覺得這最後表演更將的大夥情感緊緊凝聚成了一塊。

儘管稱不上原創,不過從舞步到編曲全都是參照網路經典再自行加以改良,光是

看著……每一次排演我都覺得非常感動。

    要是這樣的熱血無法讓所有人感動的眼睛為之一亮,就當我們全都輸了。

    如果這樣的努力毫無意義,那麼這場大學可以說是完全白讀。

 

 

    「老大,跳舞果然很有搞頭!」不住流汗的阿火,帶著笑大口粗喘著氣。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耳邊聽著周杰倫最新專輯,開著阿火進口轎車載著小饅,。

我想我再笨都知道,一定是那死皮賴臉的混蛋拜託了小饅,所以她才會主動

提起跟我回家的建議。只是,我的疑問是……阿火到底拜託了多少?會不會從打

從一開始就將我全部出賣了,然而失去母親的小饅基於好心,所以無法拒絕這樣

的請託?

 

 

    我想起了在便利商店跟小饅得第一次對話。

    想起了第一次小饅主動出現在宿舍門口那天的表情。   

    不斷深入想去,之前所有矛盾的疑問似乎一下子全都清楚了起來。

    原來一直一直都是阿火。

 

 

    難怪我們見面總有這麼多的巧合。

    難怪從一開始阿火就對小饅瞭如指掌……

    難怪小饅不曾對我說過喜歡,而且我始終拿不到她的手機號碼。

    她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我不問,不敢問。

始終,我無法猜透小饅臉上的表情。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了那天,彼此又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小饅雖然偶爾會約出去見面,網路上的對談卻變

得越來越少。

    我不禁有點困惑,像小饅這樣的女孩……真的會喜歡我嗎?

 

 

    小饅很喜歡漫無目的到處走走,看看陌生不同的地方,交不同的朋友,遇到

摩門教的年輕人也會停下來聊上幾句,搞得很多時候讓我覺得不像約會,反而好

像是她被壓抑塵封許久……終於找到出口透透氣似的。

 

 

     小饅懂得很多,和她聊天有種說不出口的自由,但或許是因為環境造就的

差異,原本許多看似平凡的事在她眼裡就變得自然、有趣起來,到後來……我反

而成為了井裡的青蛙,聽著漫天悠遊的鳥兒說著她的廣闊天地。

 

 

    她就像是一隻鳥兒,引領著我飛過赤崁樓、孔廟、大東門、台南公園,甚

至是整個安平區著名的景點,大抵而言飛翔環繞了整個台南半圈,我們吃過很多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我跟小饅像小說一般被彼此約制起來,通常她上班的話,我就會刻

意繞過去買包菸閒聊幾句,如果不忙的話,她也會在晚上十一點左右出現。

    我們聊的話題很普通,越來越熟稔以後聊起來也很輕鬆,像是最近熱門的強

檔影片或是流行音樂什麼都談一點,儘管她不玩bbs、沒有部落格、也不玩

facebook,可小饅真的懂得很多,是個很有想法的女孩,對未來規畫也很清楚,

感覺她就像擁有一雙自由的翅膀,渴望飛翔……盡可能地想讓大學生活過得多采

多姿。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儘管好幾次快要闖進她的內心世界時,她就下意識退了

一步。是因為害怕?小饅從來不說,我也就索興從來不問。其實說穿了,小饅很

少談論起自己,大多時候都是我在說,她安靜的聽。認識了快兩個月,我甚至還

沒有問過她的手機號碼,也根本沒有約她出去過。

 

 

而我,我寫得小說一直沒能完成,也就一直沒能拿給她看。

時間彷彿過得很快很快,通過了畢業論文,轉眼間距離畢業已經剩下兩個月

不到。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饅並沒有讓我等太久,第二天晚間十點五十分……我看見等待兩個晚上的

ID躍入視窗。

    該怎麼若無其事的跟她對話?

 

   

    『下班啦?』

    「下班很久了。」

    『洗過了?』

    「嗯。」

    感覺好冷淡,是因為隔了兩天的關係?也許,更也許是我們在彼此心裡的位

置根本就不一樣,於是我想怎麼都好,至少要讓小饅知道,我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我是真的很認真……

 

 

    『如果我寫一篇小說給妳,妳有時間看嗎?』我問。

    「應該有吧。」

    『謝謝。』除了謝謝之外,我等下恐怕還要燒香還是禱告什麼的……這樣的

愛情,其實還蠻幼稚的我知道,可如果這樣的開心算是笨蛋,那我不要聰明。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大……你終於開始寫小說啦?」

    七早八早膽敢跑到房間大呼小叫的人,除了阿火不會是其他混蛋。

    狠狠甩出枕頭,我忍不住大吼:『很吵耶!昨天五點才睡,現在八點你跑來

煩我?』

    「話不是這麼說啊,好歹昨天我也幫了大忙,要不是我……搞不好小饅永遠

不會知道你要追她。」

    果然!兇手果然跟劇情預設的安排沒有兩樣。

 

 

    『小饅說你跟她算熟?』

    「我誰啊我,學校哪個女生能逃得出我的魔掌……」說不到兩句,阿火再度

擺出完美欠揍的45度側臉。

    『拜託,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你怎麼認識她的,跟她說了什麼?』

    「幹麻這麼緊張,難不成她昨晚跟你說她喜歡我?」

    坐起身來,我睜開眼睛:『想死你就繼續沒有關係。』

 

 

    「別……別衝動嘛……就大夥說你這樣不行,只好派我出馬啦!剛好有社團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宿舍,腦袋不由自主地思考著幾個問題。

    她會上線嗎?我的追求會不會帶給她困擾?

    事實上,我對小饅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也許是家境不好,不然通常一年級新生聯誼出去玩都來不及了,沒有人會這

麼辛苦打工才對。

    憑藉想像,我聽著Heartbeat用最自以為浪漫的方式花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畫了一張小饅的素描。

 

 

    感覺上她應該是個適合陽光的女孩,笑起來模樣特別好看……

小饅外表看起來屬於乖巧聽話那類,是因為待在店裡,所以說起來總是溫柔

的輕聲細語……

 

   

    這麼恍惚過去,時間已經匆匆來到了晚間十點五十分。

    就在我放棄準備跟畢業論文奮戰的時候……msn突然跳出了一個加入好友

的視窗。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妳,我開始認識什麼叫做……喜歡。

 

 

    『七星。』隨著叮咚聲響,我直接走向櫃台。

    這星期以來第四次與小饅會面,理論上她有班我就會準時在下午三點出現。

可惜除了交易短暫的對談之外,彼此並沒有其他的話。

    小饅看起來恢復的很快,臉上找不出經歷極大悲哀的憂傷,只是在她的倦怠

中竟然隱藏著如此嚴重的事……簡直出乎我的想像。

 

 

    我幾乎目不轉睛的看向她,順口想說:『妳,還好嗎?』在我聲音還沒吐出

時,立即警覺這實在太可笑了,完全就像個蠢蛋。

    小饅用疑問的眼光看我,表情像是在問:「有事?」

 

 

    我呆住了,腦海裡立即過濾出幾百萬個理由來解釋我剛剛的欲言又止,可是

嘴裡卻又不爭氣的誠實:『妳,還好嗎?』

    我知道很丟臉,但我無法解釋為什麼突然失去了撒謊的能力。

    小饅大約呆了一秒鐘左右,她若無其事地接著說:「還好,謝謝,你的發票。」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饅頭

 

 

人的一輩子裡註定要相遇一個特別的女孩。

那麼我確定百分之百是她。

如果不追,那麼我的大學生涯就可以說是一片空白……

追求她,我賭上了這輩子僅存的全部青春!

 

 

    那是左邊側臉,乾淨溫潤的臉頰45度。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注意起她坐在那裡,印象中……她應該是學校便利商店的

工讀生,年紀毫無疑問比我少上幾歲。

 

 

    她一個人,身上穿著純白T恤搭配黑色短夾。

    只是……她的總是臉上寫滿了倦怠,我說得倦怠不是憔悴,憔悴是讓生活壓

垮的,生活的勞累讓她疲倦和絕望,但倦怠不一樣,那彷彿是一種凡事毫無所求

的困惑而對全世界失去興趣的表情。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