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704990.jpg
                                屬於我們的時代
                                                                                
                                                                                
                                                      Written by Hni.
                                                                                
    第一章  發端
                                                                                
                                                                                
    一個人如果來日無多的話,大概會是怎麼的一付情景?
                                                                                
                                                                                
    偏著頭,我很努力仔細的想著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是沒有辦法感同身受了,人家不是說禍害遺千年?
    雖然沒有把握活這麼長,七、八十歲倒是很有自信的了。
                                                                                
                                                                                  
    換言之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我徹頭徹尾都只是個普通人。
    三十幾歲左右,不特別有錢,也不特別貧窮,既不聰明也遠遠不到愚蠢的程度。
    我長得不高,176 公分65公斤的身材也稱不上瘦小,臉上也沒有什麼能夠值得一
    提的特別。
    朋友不多的我,走在路上就是個路人甲,就算是待在網路上能夠得到的關注也是
    極少。
                                                                                
                                                                                
    一不留心就走神了。
    還是回過頭來面對我從來不曾思考面對的死亡吧。
    畫面要推移至三天之前,那是寶真脆弱顫抖的背影。
                                                                                
                                                                                
    寶真是住在離我一條街的鄰居。
    我住104號、她住112號。
    我跟她認識差不多四年左右,平時交情大概就是偶爾會約出去看場電影,吃頓豐
    盛晚餐,一塊小酌幾杯之類的認識。
                                                                                
                                                                                
    這麼說來好像太過輕描淡寫?
    其實好像也沒有任何值得誇大的成份,因為我跟寶真除了年齡相仿之外,完全就
    是天與地的差別。
    她是貨真價實耀眼的公主,長得漂亮個性溫柔不說,憑著她家在桃園市區擁有一
    間飯店的身世背景簡直可以說是驚人。
                                                                                
                                                                                
    照理說像是這樣的女人,跟我這種廢物能扯上什麼關係呢?
    總之是路上遇到會打聲招呼,手機裡擁有對方聯絡方式的『朋友』,其它的任何
    部份我都知道自己不能也根本不會多想。
                                                                                
                                                                                
    當時的寶真站在我家門口。
    大概遠在一百公尺之外我就發現她了,長髮及腰的寶真到底有多麼耀眼自然不用
    多提,即使她站在萬千人群中我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一眼認出她來。
    對我而言寶真是這座城市裡,最有自信氣質的女孩。
                                                                                
                                                                                
    每個人大概都有個像是陽光一般的朋友吧?對我來說寶真就是這樣的角色。
    彷彿全世界的好運和鎂光燈都聚集在她身上似的,遠遠只有讓人羨慕的份。
                                                                                
                                                                                
    來找我幹麻?
    這是腦海第一個跳出來問號,照理說今天不是彼此的生日,沒有理由啊,難不成
    專程來跟我開愚人節玩笑?簡直完全沒有道理。
                                                                           
                                                                                
    「哈囉!寶真兒。」從背後拍了下她的肩膀,我在深呼吸過後故作輕鬆。
    『嗯。』轉過身的寶真臉上帶著微笑,她是那種很適合微笑的女孩:『有空嗎?』
    「就算沒空也要擠出時間啊!等下一塊吃飯?」理所當然回答,我掏出鑰匙打開
    門招呼著她進去。
                                                                                
                                                                                
    我一個人住在三房兩廳的老式公寓裡面,平常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待在家裡。
    生活其實平淡得簡單,由於時間很多的關係,對我來說偶爾下廚或者打掃家務也
    不覺得討厭,所以家裡整體來說還算舒適乾淨。
                                                                                
                                                                                
    「隨便坐吧!」打開燈,我從口袋掏出鑰匙、皮包、零錢、手機、香菸就逕自從
    冰箱拿了瓶礦泉水遞給寶真。
    跟著使用藍芽功能連接電視音響,直到客廳頓時成了小型MV影院,這才坐在她的
    身旁。
                                                                                
                                                                                
    『有酒?』聲音很輕,寶真的口吻裡帶著一絲堅定。
    雖然我覺得晚上六點喝酒有些太早,不過有什麼不行?我對寶真的字典裡面從來
    就沒有不行這兩個字。
    「要喝紅酒還是啤酒,我順便弄點下酒菜?」一邊說著我便起身到打開冰箱取出
    金牌。
                                                                                
                                                                                
    『威士忌。』
    濃度40%的烈酒?
    毫不猶豫取出冰塊然後從一旁的酒櫃拿出麥卡倫和玻璃酒杯,擺上桌上以後我順
    手幫她斟上一杯:「等一下。」
    突然想到什麼的我,腦袋再怎麼遲鈍也感受到了一絲的不對勁,拎起鑰匙和皮夾
    就跑了出門:「我到樓下買瓶可樂。」
                                                                                
                                                                                
    便利商店很近,我和寶真家中間就有一家。
    取過可樂付完帳,我腦袋才持續想到到底怎麼了?雖然寶真什麼都還來不及說,
    安靜並不熱絡的氣氛卻隱約侵襲了我。
    平時相處絕大部份都是寶真在主導說話,我在一旁安靜傾聽偶爾插嘴附和幾句。
    今天到底怎麼了,方才她轉過身的剎那,是不是哭過?
                                                                                
                                                                                
    腦袋帶著一絲疑問返回家門,看著麥卡倫酒瓶的份量,我確信寶真已經獨自喝了
    三杯以上。
    「喝慢點吧。」沒有多問的我,只能逕自往她酒杯注入可樂。
                                                                             
                                                                                
    『今天可以陪我喝醉嗎?』
    「可以。」也許是太過震驚,回答的同時我居然還一邊點頭。
    沒有多問的我,知道自己不管問什麼大概都會顯得很多餘。
    關上大燈打開水霧香芬機,大廳裡瞬間只剩下60吋電漿螢幕投射出來的亮度。
    然後我坐在一旁斟滿同等份量的酒精,就這麼在音樂聲中沉默的陪著寶真對飲。
                                                                                
                                                                                
    我們喝得很快,即使沒有交談也沒有敲杯,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把麥卡倫喝了
    一半左右。
    我從來都不知道她這麼能喝。
    雖然寶真現在的狀態大概已經半醉,可酒精吞入喉嚨的眼神直可以說是視死如歸
    ,好像有什麼非要如此的理由一樣。
                                                                                
                                                                                
    無數個想法幾何式的跳躍閃爍呈現,忽然沒有辦法拒絕忽略的確定浮現腦海。
    難不成──她失戀了嗎?
                                                                                
                                                                                
    怪了,要是我有這樣的女朋友,大概晚上睡覺都會笑著醒來吧。
    實在想不通哪個天殺不長眼睛的男人會幹下這種天怒人怨,敗壞門風羞辱祖先好
    幾代的蠢事啊?
    不是我目光狹隘、思考遲鈍之類的,因為這座城市能夠配上寶真的人實在不多。
    因為她天生就是適合住在城堡,而且更要命的是寶真居然還個性溫柔體貼,大方
    隨和,百分之百就是完美善良而且心軟的女孩。
                                                                                
                                                                                
    所以說,不是失戀的話會是什麼?
    我很有限的腦細胞瞬間被酒精殺敗的一乾二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吧,能夠超出我想像範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
    算了想不通就別想,反正天蹋下來有厲害的人頂著不是?總之不是我這種小角色
    可以干涉的。
                                                                                
                                                                                
    就這麼安心又喝了幾杯以後,在黑暗中,忽然有個聲音從安靜中冒了出來。
    『我快死了。』
                                                                                
                                                                                
    那是寶真的聲音,她在笑。
    活生生的苦笑。
                                                                                
                                                       
    ※
                      

    驚人的原子彈從耳邊炸開!我直接從沙發跳了起來。
    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顫抖,忍不住提高音量:「什麼?」
    怎麼可以,這個愚人節玩笑無論如何都開大了吧。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寶真,那是側臉,純白無暇的臉龐依然襯托著她的難能可貴。
    是喝醉了還是作夢?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再惡毒的髒話我都敢詛咒上帝!


    『我說,』寶真戲虐般的語氣又再重覆一遍:『我快死了。』
    聽清楚了!一字一句全都清晰無比的殘忍。
    那麼手足無措的我到底可以做些什麼?龐大沒有邊際的無能為力,落葉流沙般
    快速掩埋了渺小的我。
    悲傷的情緒還來不及出現,寶真已經拉著我的手坐下。
    『別太難過好嗎?』


    怎麼可能不難過。
    她不說還好,一開口我眼淚就不爭氣的飛速滾了下來。


    『子宮癌末期,醫生說大概還可以活半年左右,運氣好聽話吃藥的話拖個一年
    也有可能。』寶真口吻充滿著說不出的表情。
    她醉了,眼神焦聚不知覺間已經徹底的喚散空茫:『嚇一跳了吧?其實我也是
    ,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這麼嚴重。今天以前大不了就是覺得痛了一點而已,
    可是因為實在是太痛就跑去醫院檢查,拍了X光拿到報告以後才發現腫瘤已經
    很大了喔!醫生說覆檢的報告可以確定是惡性沒錯,因為壓迫到神經的關係,
    所以就算開刀也沒有用。』


    「沒有用?」沒有用是什麼意思?
    再怎麼置身事外我也沒有辦法假裝冷靜。
    既然知道了,那麼大概就要負上一點責任的意思?
    腦容量瞬間搾乾的我,心臟記憶體超頻運轉了起來:「會不會是誤診?不管什
    麼都檢查過了?然後真的什麼辦法都沒有了?怎麼可能!不是真的吧,拜託。」
    眼前的寶真看起來是這麼的正常,美好到根本就不需要化妝就可以直接去拍連
    續劇或電影,怎麼會?


    寶真搖了搖頭,如果不是她緊緊握著我的手沒有放開,我恐怕早已經失去了感
    應確實的能力了吧。


    『我是真的要死了!』
    說到這裡的寶真點了根菸,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
    『對不起,因為我不知道可以告訴誰,所以……不要介意好嗎?就當我醉了,
    今天是愚人節不是?哈哈,很突然就這個樣子了,搞不好我明天就要死掉了喔
    ,應該要很害怕對不對?是吧,我才不到三十歲啊怎麼搞得!吃完止痛藥以後
    ,現在一點都不覺得痛喔,沒想到居然就要死掉了耶。』
    寶真沒哭,哽咽的語氣裡居然還藏著一絲不可思議的諷刺。


    我可以做些什麼?沒有。
    除了坐在一旁聽她說話,我什麼都辦不到,而且儘管現實意識強烈的抗拒,心
    底卻早就已經徹底失去了抵抗。


    停了半餉,持續喝入嘴裡的威士忌只剩下燃燒喉嚨的火辣!只差一步就要哭了
    ,就好像插上插頭就通了電那樣理所當然的莫名奇妙,差一點……就要號啕大
    哭。


    「妳現在有什麼打算?」
    寶真搖頭,口吻中帶著疲憊之極的體諒:『不知道。什麼都還不知道,可能就
    像平常這樣過了吧,還是一樣要上班!或者乾脆就不上班了也可以,痛了就吃
    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不要這麼快讓家人知道,既
    然改變不了事實,我也不想讓她們白白替我擔心。
    然後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可以告訴誰,應該要怎麼辦什
    麼的通通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告訴你?是因為我們不夠熟還是因為覺得你是可
    以相信的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喝酒了,忍不住了我本來沒有打算要說的,
    我只是很怕……』


    「沒關係,不想說就不要說吧!」說起來這笨拙的安慰根本一點屁用都完全沒
    有,然後我努力:「想喝酒就喝酒吧,如果痛了吃藥就好,反正我們家很近,
    妳隨時都可以來找我。」說到這裡,我居然還從抽屜拿了備份鑰匙遞給寶真:
    「雖然我也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可是我知道,現在還有以後都不能讓妳自己
    一個人。只要妳需要的時候我就會在,這樣可以嗎?」拼了命的我想擠出笑來
    ,可是我沒有辦法的徹底辦不到!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寶真的誰,不是她的男朋友,不是她的家人。
    甚至連親蜜一點的朋友都不能勉強算是。
    它媽的我到底是誰?可是即使是這樣,我也矯情的希望能夠在最後的時間裡給
    她一點微弱的溫暖。


    『謝謝你。』一字一句的溫度透過手心傳來,寶真纖細滑嫩的手始終沒有放開
    :『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說著的同時,我已經被她緊緊的抱住。
    這是第一次距離寶真好近好近……身體能夠確實感受到她具體的存在,能夠感
    受到她胸脯起浮的充實。我知道她在哭,只是善良體貼的不想讓人看見而已。


    「所以,我……」不知道是酒精稀釋了理智,還是我根本就本能地退化成慌亂
    的野蠻,總之沒有辦法控制掉淚,我摸了摸頭髮希望能夠給她一點力量:「一
    年的時間是吧!那就是還有一年,從今天開始妳就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吧!任
    何事我都聽妳的,都陪妳去做,看是要看病治療還是要去哪玩都可以,只要妳
    不嫌棄的話都可以,記住了?」
    『謝謝。』


    也許是酒精後作力發作,還是情緒根本就脫離了現實,那一晚的我們就像多年
    重逢的朋友一樣,胡天亂地的說了好多好多。
    直到累了醉了,才幫她蓋好被子安穩的睡著。


    至於明天?
    看著寶真熟睡的模樣,趁著酒意我不自覺的想起了另一個人,一個藏在我心底
    很久很久的女孩。
    她還好嗎?


    總覺得活著,一輩子總該有留在心底珍惜萬分的人存在。
    只可惜,很多緣份和際遇往往讓人身不由己。


    ※

   一大早陽光穿過窗戶透了進來,空氣中折射的微塵粒子載浮載沉。
   意識過來才發現,原來漫長的黑夜已經過去。
   『你整個晚上都沒有睡?』睜開眼睛,寶真的口吻很輕。


   「先去洗臉刷牙吧。」遞過一套新的梳洗工具,我開始了一天的規律。
   通常星期天的早餐,如果沒有太多意外我會洗米煮點地瓜稀飯,配點罐頭或炒蛋青
   菜就算完事。
   可是因為寶真在的關係,為了讓飯桌顯得不那麼寒酸,我特別煎了一條鹹魚。
   東西都很現成,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做上幾次,準備起來一點也不麻煩。


   『你會做飯啊?』那是寶真一邊刷牙一邊講話的聲音。
   簡直不用轉身我就能想像她嘴角泡沫溢出來的模樣。
   「很奇怪嗎?」難不成我看起來像是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男人?
   『好厲害的感覺。』寶真笑出聲來。


   在我身後,我的心底,耳邊傳來了拖鞋快步跑來跑去的聲音。
   突然間,我被這樣的聲音感動。
   家裡究竟多久沒有女人過夜了?好些年了吧。
   長久以來都是一個人住,即使偶爾招待朋友回家來玩,多半也不曾留下。
   即使像是現在這樣的景況,我也絲毫沒有辦法把寶真當成一個普通的女人看待。
   搖了搖頭甩開情緒,我很快將飯菜碗筷擺上了桌。


   『你今天要不要上班?』隨手將長髮紮好,寶真一邊咬著青菜,一邊隨口聊天。
   「大概不用吧。」星期天不用上班對我來說是難能的奢侈,不過誰在乎?反正我是不
   缺錢的,就算十天半個月不工作大概也至於餓死。
   『有約會?』
   「沒有啊。」我搖頭。
   『假日都不用陪女朋友嗎?』
   「哪來的女朋友啊。』我苦笑,寶真這句話算是多問了。
   幾乎認識的朋友全都知道,多年來感情絕緣體的我。是個有錢有閒卻沒有女朋友的怪
   咖。


   『那你今天陪我玩吧。』寶真快速將碗裡剩下的粥撥進嘴巴:『等下我先回家換件衣
   服順便化妝什麼的,所以你要等我一下,大概半個小時以後我們約在全家見面?』
   「好。」
   收拾好碗筷將她送了出門,我隨手將髒衣服丟進了洗衣機,然後開啟吸塵器愉快的打
   掃起來。
   關於整理居家環境這回事是一點都不敢偷懶抱怨的。


   一個人住就已經足夠慘淡,如果地板還很髒亂、身上沒有乾淨衣服換穿得話,那生活
   豈不是成了一攤糟糕發臭的死水?
   其實跟任何人的看法或在意無關,這些事情如果不習慣動手的話,根本不會有人幫我。
   三十分鐘很快,聽到烘碗機設定停止的聲響,我馬上就拎起鑰匙毫不猶豫的出門。


   她已經到了。
   稍微打扮一番的寶真,是那種跟偶像明星比較起來也根本一點都毫不遜色的外表。
   是那種不管見多少次都讓人感得驚訝,就連呼吸都不敢太過用力的不夠自在。
   獃看愣了半餉,站在十字路口的我根本就沒有了方向。


   『發什麼呆啊!』
   「我們接著去哪?」特意查過電影時刻表的我,想找人一塊去看艾瑪‧華森主演的美
   女與野獸已經很久了,然後晚點或許可以去一下錢櫃?
   『唱歌還是看電影之類的好像太普通了點!你有什麼好意見嗎?』
   「沒有。」我馬上老實搖頭。


   一聽我這麼說,寶真忍不住給了我一種“老娘都要死掉了,你居然一點想法都沒有”
   的表情,『這樣好了,今天我們就做一些平常沒有也不會做的事情,去一些以前沒有
   去過的地方,或者吃些沒有吃過,大家都說好吃的東西,這樣好嗎?』
   「好。」怎麼可能不好。
   『那就走吧!』


   能走去哪裡?
   像寶真這樣長得漂亮又有氣質的千金小姐,台灣所有能夠去的旅遊景點,身旁無數個
   追求者大概都已經帶她去過了吧?而且擁有一家高級飯店的她家,根本就不可能有什
   麼東西能讓她覺得稀罕或者沒有吃過的啊。
   想了想,我突然想到或許體驗非常平民的一天能讓她感到新鮮也不一定。


   打定主意的我走進便利商店,很快照慣例掃光了架上所有的罐頭。
   『你買罐頭幹麻?』
   「買罐頭當然就是要餵貓啊。」
   『你有養貓?』
   「沒有。」我搖頭。


   結完帳以後,如果按照平常記流水帳般的行程,目的地還有八百公尺左右。
   以正常人一步五十公分距離去計算的話,一共是一千六百步。
   慢慢散步的時間則大概是十二分鐘。
   不用解釋,也根本就不需要多說些什麼。
   和寶真抵達公園以後,我特意在每個轉彎處的角落都留下了一個或兩個開過的罐頭。
   然後是等……


   『所以我們現在是在餵流浪貓的意思?』寶真張大嘴巴給了我一個怎麼可能的表情。
   「是啊!妳以前沒有餵過吧。」
   『當然沒有。』一臉期待的她,開始左顧右盼了起來,然後聲音放輕用一種深怕打擾
   的音量口吻偷偷問我:『你很常這樣?』
   「這邊流浪動物還蠻多的,罐頭放著他們等下就會吃完,我們現在去騎UBIKE吧。」
   『騎腳踏車?』
   「妳不會是想告訴我,不會騎腳踏車吧!」這次張大嘴巴的人是我。


   『當然會騎啊。』
   「那妳幹麻這麼吃驚的表情?」我傻笑。
   『可是我沒有騎過UBIKE啊!』
   「我也沒有!哈哈,我連悠遊卡都沒有咧。」
   為了騎UBIKE特意買張悠遊卡會不會很奇怪?我不知道。
   但身旁的女孩笑著就夠了。


   總覺得活在這座城市裡面,每個人都有活著得獨特準則和規律。
   有時候能跟著上,更多時候沒有辦法。
   然後很多不能勉強的部份好像就叫束縛或不夠自由?


   迎著風騎著腳踏車在南崁這座十足現代化城市裡的時候,一向腦袋放空的我好不容易
   抽了個空試著凝聚思緒,我試著設身處地去想,如果生命只剩下幾天的話,自己會願
   意或者還能這麼自在的悠閒?
   總覺得真的還少了什麼,少了點什麼不平凡才對。
   但,什麼才叫不平凡呢?


   我跟寶真兩個人幾乎將南崁規畫的自行車道全都騎過了一遍,直到身上黏膩的出了點
   汗,這才回到公園將所有的空罐頭丟進垃圾桶。
   『然後呢?』在公廁洗手檯前的寶真,模樣是狠很洗了把臉的狼狽:『我餓了!老大
   差不多該放飯了吧!』
   「是是是!」我看著寶真滿意的點頭,然後帶著她往公園一旁小貨車的臭豆腐攤位走
   去。
   座位是露天的,餐具是赤裸裸的免洗衛生筷和寶麗龍碗。


   『我的老天!』寶真忍不住睜著眼睛再度大笑了起來:『我今天穿得這麼漂亮,流了
   一身汗都沒有關係了,結果你中午打算就這樣打發我?』
   「兩個人吃一盤應該還好啊!」
   『哈!居然還不是一人一盤,我們到底是有多窮啊!』拉上袖子的寶真,馬上迫不及
   待的挾了一塊臭豆腐塞進了我的嘴巴。


   那時候的我想,生命之所以可貴的意義大概就是回憶吧。
   雖然時間從來不曾回頭的往前走著,留在原地的美好記憶卻不會失去。
   如果可能我想我會永遠記得的,在大太陽底下,在二零一七年的四月二號。
   在沒有冷氣沒有裝潢的的露天攤車邊。
   我和寶真吃著一盤五十塊的臭豆腐。


   從頭到尾,她都笑著。
   她笑得很美。

    ※


    解決完午餐,喝著廉價咖啡的我和寶真盪著鞦韆,有一搭沒一搭的盪著。
    看著擁有模特兒身材的她,經常我就會有其它人路過都會忍不住看上一眼的念頭。
    被全世界的男人羨慕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可惜了,我並不會說些什麼好聽的話來。
    如果我擁有像是徐志摩的寫詩才華,或者桂正和的唯美畫功,那麼再放肆的形容詞
    套用在她身上應該都絕不過份才對。


    忽然偏著頭的寶真像是終於想到了什麼,沒等我回答逕自就問了起來:『你覺得我
    漂不漂亮?』
    給了她一個“妳說呢”的表情後,我苦笑。
    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例外啊,而且我也很確定萬眾矚目的寶真不可能沒有發現自己
    究竟擁有多麼強大的幸運。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蠻漂亮的。從小到大老師和同學都對我很好,再加上考試成績
    不錯的關係,一直以來都算過得不錯,不過好像就只是這樣而已,爸媽覺得女孩子
    應該學鋼音我就去學,覺得應該念商業管理我就去念,長大以後像是工作啊,出國
    遊學去玩,車子、房子還是錢什麼的也都有了,只是好像少了點什麼對嗎?』


    「聽起來,沒有什麼不好。」擁有太多,難道不是件好事?
    『我知道自己好像要得太多了。』
    突然我很想安慰她些什麼,哪怕是說一句人生格言還是電影對話都好。
    可是現實畢竟遠遠沒有這麼簡單。


    『對不起,我還是回家好了。』說著的同時寶真逕自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就大步
    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知道她是突然覺得麻煩或拖累我了,可是一時間卻沒有追上去的理由和把握。
    是啊!就算追上去又怎麼樣?什麼也做不了的我根本就無能為力。


    我知道再一步她就要哭了。
    即使早上笑得那麼開心,騎著腳踏車累得恨不得多生出個鼻子來喘粗氣,轉個念頭
    她還是深深的害怕著懦弱。
    而我再怎麼在乎也始終只是置身事外的旁人而已。


    在她身後,一路在寶真的後面大概20步的距離跟著,還是忍不住打了通電話給她。
    「哭了嗎?」
    『嗯。』隔著電話,我都能清楚的看見她正在擦鼻涕。
    「回家哭完以後打電話給我好不好?」
    『好。』


    不知道在哪一條叉路寶真就消失了蹤影。
    突然間我莫名覺得自己自己腦袋空蕩的可怕起來,在死亡之前能想到的只有吃喝玩
    樂了?我走到頂好買了一大堆的零食和菜回家,大費周章地煮了一鍋羊肉爐又喝了
    好多啤酒。
    從意識清醒一直喝到了要醉不醉都沒有想出答案。
    後來,我等了過了好久好久以後的後來──寶真電話始終都沒有打來。


    轉眼間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
    我們好像從來不曾發生過什麼的各自回到自己的軌道生活。
    我不但睡得很好食欲也不錯,而且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正常的過著,幾乎沒有什
    麼不對。
    對,幾乎──


    這三天以來,就算是在夢裡每隔分鐘都會有想打電話給寶真的念頭。
    想知道她心情好點了嗎,是不是哪裡又痛了,是餓了還是渴了?
    甚至是,我很想知道她是不是還活著。
    始終沒有勇氣播出號碼?因為我很清楚自己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這樣,擁有著巨大沉重秘密的我假裝沒事的過了三天。
    這三天裡我讀了無數本關於醫療或心理學書的相關片段,可是越懂得皮毛也就越懂
    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了。
    像寶真那樣病症的人,能夠在活著的時候少一點疼痛便已經天大的幸運,而死亡在
    後期病情上來說根本簡直就是一種解脫了。


    所以?
    腦袋一直停在「所以」這兩個字上面。


    忍不住地,我想起了大學時代通識課學過的想像模擬實驗。
    如果不到一年的時間之後就是世界末日,那麼我會怎麼活呢?
    誰都知道溫水煮青蛙很殘忍,可是誰能體會青蛙到底怎麼感受?
    剎那間我很快瞭解到了一件事,一但接受了這個命題,就等於已經是世界末日了。
    接著是認真,我仔細地將命題落實到細節上來。


    既然不考慮金錢的話,那麼工作肯定是第一時間就是辭職了吧。
    畢竟絕大部份人引以為傲的工作,無論過程付出或最後得到些什麼,其中百分之七
    十以上目的,都是以時間去換取酬勞才對。
    很不湊巧的現在就是沒有時間了,所以爽快一點沒有關係。
    這感覺就有點信仰了,如果哪天科學終於百分之百證實了沒有輪迴,那麼這個世界
    上還會有人選擇自殺?
    或許有人會這樣,但我並沒有這麼高的道德覺悟。


    再接著應該會領一大筆錢四處購物吧!在不考慮後路的前提下,所有想買的東西通
    通一口氣的全部擁有,想買名貴跑車就毫不在乎的買,想吃什麼就毫不猶豫的去吃
    ,整個花錢不需要過問價錢的概念。


    在之後大概會看電影吧,雖然說在世界末日前打發時間是件極其弔詭的事,但不能
    不說打電動或者看書畫圖,或發呆聽音樂甚至是喝酒唱歌無論何時都是件令人感到
    愉快的事。
    再然後呢?


    想到這裡思緒極度貧乏了起來,或許會到處去走一走吧!去見應該見面的人,去感
    受一下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只要不留下太多遺憾都會不顧一切的去做,反正不就
    是一死?
    至於犯罪還是墮落這回事,我則努力的思考了很久,後來才發現根本就不必要。
    既然已經在邏輯理智裡的活了這麼多年,實在也沒有必要在最後毀了自己或別人。


    跟著最後,我想到了愛情。
    想到這裡的時候是零晨三點,原本以為再也不會響起的電話響了。
    是寶真,她在醫院急診室。


    我只能拼了命的朝她奔去。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仲穆 的頭像
花仲穆

花仲穆 文學部落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