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23  
  
『同學們,現在要來發昨天考的數學考卷。待會叫到名字的,到

  前面來拿考卷。這次退步的人很多,退步的同學呢,一分三下。』站

  在講台上的老師,拿著一根藤條,臉上毫無表情:『不過我們是人性

  化管理,只要有九十分的,都不處罰。至於被處罰到的,希望你們能

  想一想,你們是為什麼被處罰的。』
  
為什麼被處罰?不就是因為考試考不好嗎?

我全身發著冷,放在桌子上的雙手不經意地互相搓揉著,好像是

  已經被無情的藤條給痛擊過了一樣。其實我知道,待會我是逃不掉被

  處罰的命運的。
  
『黃子曦,八十八分。』
  
結果,第一個就叫到我的名字。
  
我站了起來,一邊將手放在褲管上摩蹭,一邊走到了老師面前。
  
『黃子曦,你最近成績很不穩定喔。』老師語重心長地說。
  
我一臉大難臨頭的可憐樣,點了點頭,說不出半句話來。
  
『現在這個時候,對你人生有多麼的重要,應該不用我再說了吧

  ?』老師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我依然點了點頭,緊抿著嘴,努力克制快掉出來的眼淚。
  

『你看看你考的這什麼成績?』老師拿起了我的考卷,手上的藤

  條往考卷紙上拍了拍。
  
啪啪啪的聲音,我開始想像起待會藤條揮落在我手掌心時的情景

  。
  
痛!
  
『再這樣下去,別說是建中了,我看就連公立高中也上不。』老

  師拿下了眼鏡,揉了揉眼睛後,再戴回去。
  
我只是希望趕快挨一挨打趕快結束。
  
『唉,該說的都跟你們說過了。再說下去也沒有用。』他將考卷

  放回講桌上:『退步七分,二十一下,手伸出來。』
  
我緩緩地將二手併攏平舉在胸前。
  

老師左手捏住我十根手指頭後,藤條便快速且連續地往我手掌敲

  著。

其實只要咬著牙,那過程真的非常的短。

不過由於是寒冷的冬天,那痛覺持續的相當久。我邊搓揉著雙手

  ,邊蹲下來撿起被老師丟在地上的考卷。

我沒哭。

其實沒有任何一個被處罰的人有哭出來,因為終究也要習慣的。

一定得要習慣的,關於那樣的日子。

在早上七點就必須到學校,邊早自習邊等著升旗。升完旗後開始

  第一節課,除了上課外,幾乎就是一連串的考試。伴隨著考試,自然

  就有一連串的發考卷。因此,班上黑板旁供奉著的藤條是很少在休息

  的。

四點半放學後,經過了短短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就開始所謂的

  課後輔導。說到這個課後輔導,我就想到每個月老爸老媽拚命張羅著

  那輔導費的模樣。

明明家裡就很窮,我也很討厭課後輔導。那為什麼又要非如此不

  可呢?難道就因為老師打電話到家裡說沒有輔導就不可能考上第一志

  願嗎?

課後輔導完,大約有五十分鐘的晚餐時間,晚餐完就開始晚自習

  。

至於晚餐當然是自己張羅。我因為學校離家不算遠,所以都是匆

  匆忙忙趕回家吃飯。

『課上得怎樣呢?』『考試考得還好吧?』『一定要用功啊。』

  『家裡就靠你揚眉吐氣了。』

吃飯的時候大概就這些爸爸媽媽的叮嚀。

匆匆忙忙地吃完再匆匆忙忙地趕回學校。別開玩笑,遲到一樣要

  痛嚐一頓藤條大餐。

這樣的日子己經過了好久好久,而且還要好幾個月才會結束。

悲情的國三生活。

拿著考卷,我低著頭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來後,後面的女孩拍

  了拍我的肩。

我轉過頭去看著她。

『要不要緊?』她關心地問著。

『還好啦,只是有點痛而已。』我輕輕笑著說:『大嫂。』

這個皮膚白晰,眼睛又大又圓,長得很像洋娃娃的女孩,我們都

  叫她大嫂。不只我喔,我說的是全班的人都這樣叫。

為什麼呢?可不是因為她愛管閒事或婆婆媽媽的。

而是因為班上有一個男孩,我們都尊稱他為大哥。

至於被叫大哥,也不是因為有什麼黑道背景或者年紀較大。主要

  是因為他常保全班第一名,運動又厲害、身高又高、長得又帥。

最重要的,是他的籃球很厲害。這在我們那個時代可是非常非常

  了不起的!

像那樣子的人,就連打快打旋風,也強得跟什麼似的。

所以我們崇拜這個偶像,並不是沒有道理。他可是一個風靡全校

  的人物。

這個大哥,很光明正大地喜歡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就是漂亮的大嫂。

因為我們尊敬大哥,所以也很尊敬大嫂。

『哎喲,不要叫我大嫂啦,很奇怪耶。』因為她的臉很白,所以

  很容易看得出來紅通通。

『呵。』

我往大哥坐的地方看去,發現大哥也正在看著我們。

『大哥在看著妳耶。』我摀著嘴輕輕地說,一付偷偷摸摸貌。

大嫂只是更紅了臉。

『黃子曦!你在幹什麼!』

突然老師的一句喝問聲,讓我迅速地將身體轉回來。

『還不趕快檢討自己的考卷!』

我趕緊低下頭專心地看著自己的考卷,直到老師開始將注意力轉

  回到發考卷的工作上。

『嘻嘻嘻,被老師罵了齁?誰叫你一直找大嫂講話。』坐在我左

  邊的座位的女孩,掩著嘴笑著我。

並不像大嫂那樣醒目的美麗,不過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

『我哪有一直找大嫂講話呀?』我連忙為自己辯解著:『二嫂。

  』

『有有有,我要跟大哥說。』她說著:『還有,不要叫我二嫂好

  嗎?』

有二嫂,自然就有二哥。

一個樣樣都很強,只是剛好都輸大哥一點的男孩。

對我來說,應該算是一種幸運,竟然剛好坐在班上數一以及數二

  的美女旁。

不過,我也只是她們的小弟而已。

悲哀噢!

下課鐘己經響了,老師卻彷彿沒聽到,繼續發著考卷以及揮著藤

  條。

走廊上一陣鬧哄哄的,原來是隔壁班的人,開心地準備要去上體

  育課。

我心裡一陣緊張,開始注意走廊上的所有人。非常專心,非常地

  專心,眼睛一直在追尋。

直到她出現在我的視線裡。

一個用黃色緞帶束著馬尾的女孩,手上拿著排球,開心地和身旁

  的人說著話。

大嫂和二嫂已經是很美麗了,不過在我心目中她更勝一籌。

應該是因為她笑著時,那迷人的唇型吧,加上那漂亮的牙齒。

唉,那位黃色緞帶的女孩呀,妳自己曉不曉得呢?

假如說我成績的退步真有什麼原因的話,那大概就是因為花了太

  多的時間在想念妳的這件事上面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仲穆 的頭像
花仲穆

花仲穆 文學部落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