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的時代


                                                      Written by Hni.

    01


    一個人如果來日無多的話,大概會是怎麼的一付情景?


    偏著頭,我很努力仔細的想著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是沒有辦法感同身受了,人家不是說禍害遺千年?
    雖然沒有把握活這麼長,七、八十歲倒是很有自信的了。


    換言之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我徹頭徹尾都只是個普通人。
    三十幾歲左右,不特別有錢,也不特別貧窮,既不聰明也遠遠不到愚蠢的程度。
    我長得不高,176 公分65公斤的身材也稱不上瘦小,臉上也沒有什麼能夠值得一
    提的特別。  
    朋友不多的我,走在路上就是個路人甲,就算是待在網路上能夠得到的關注也是
    極少。


    一不留心就走神了。
    還是回過頭來面對我從來不曾思考面對的死亡吧。
    畫面要推移至三天之前,那是寶真脆弱顫抖的背影。


    寶真是住在離我一條街的鄰居。
    我住104號、她住112號。
    我跟她認識差不多四年左右,平時交情大概就是偶爾會約出去看場電影,吃頓豐
    盛晚餐,一塊小酌幾杯之類的認識。    

    
    這麼說來好像太過輕描淡寫?
    其實好像也沒有任何值得誇大的成份,因為我跟寶真除了年齡相仿之外,完全就
    是天與地的差別。
    她是貨真價實耀眼的公主,長得漂亮個性溫柔不說,憑著她家在桃園市區擁有一
    間飯店的身世背景簡直可以說是驚人。


    照理說像是這樣的女人,跟我這種廢物能扯上什麼關係呢?
    總之是路上遇到會打聲招呼,手機裡擁有對方聯絡方式的『朋友』,其它的任何
    部份我都知道自己不能也根本不會多想。


    當時的寶真站在我家門口。
    大概遠在一百公尺之外我就發現她了,長髮及腰的寶真到底有多麼耀眼自然不用
    多提,即使她站在萬千人群中我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一眼認出她來。
    對我而言寶真是這座城市裡,最有自信氣質的女孩。


    每個人大概都有個像是陽光一般的朋友吧?對我來說寶真就是這樣的角色。
    彷彿全世界的好運和鎂光燈都聚集在她身上似的,遠遠只有讓人羨慕的份。


    來找我幹麻?
    這是腦海第一個跳出來問號,照理說今天不是彼此的生日,沒有理由啊,難不成
    專程來跟我開愚人節玩笑?簡直完全沒有道理。


    「哈囉!寶真兒。」從背後拍了下她的肩膀,我在深呼吸過後故作輕鬆。
    『嗯。』轉過身的寶真臉上帶著微笑,她是那種很適合微笑的女孩:『有空嗎?』
    「就算沒空也要擠出時間啊!等下一塊吃飯?」理所當然回答,我掏出鑰匙打開
    門招呼著她進去。


    我一個人住在三房兩廳的老式公寓裡面,平常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待在家裡。
    生活其實平淡得簡單,由於時間很多的關係,對我來說偶爾下廚或者打掃家務也
    不覺得討厭,所以家裡整體來說還算舒適乾淨。

 
    「隨便坐吧!」打開燈,我從口袋掏出鑰匙、皮包、零錢、手機、香菸就逕自從
    冰箱拿了瓶礦泉水遞給寶真。
    跟著使用藍芽功能連接電視音響,直到客廳頓時成了小型MV影院,這才坐在她的
    身旁。


    『有酒?』聲音很輕,寶真的口吻裡帶著一絲堅定。
    雖然我覺得晚上六點喝酒有些太早,不過有什麼不行?我對寶真的字典裡面從來
    就沒有不行這兩個字。
    「要喝紅酒還是啤酒,我順便弄點下酒菜?」一邊說著我便起身到打開冰箱取出
    金牌。


    『威士忌。』
    濃度40%的烈酒?
    毫不猶豫取出冰塊然後從一旁的酒櫃拿出麥卡倫和玻璃酒杯,擺上桌上以後我順
    手幫她斟上一杯:「等一下。」
    突然想到什麼的我,腦袋再怎麼遲鈍也感受到了一絲的不對勁,拎起鑰匙和皮夾
    就跑了出門:「我到樓下買瓶可樂。」


    便利商店很近,我和寶真家中間就有一家。
    取過可樂付完帳,我腦袋才持續想到到底怎麼了?雖然寶真什麼都還來不及說,
    安靜並不熱絡的氣氛卻隱約侵襲了我。
    平時相處絕大部份都是寶真在主導說話,我在一旁安靜傾聽偶爾插嘴附和幾句。
    今天到底怎麼了,方才她轉過身的剎那,是不是哭過?


    腦袋帶著一絲疑問返回家門,看著麥卡倫酒瓶的份量,我確信寶真已經獨自喝了
    三杯以上。
    「喝慢點吧。」沒有多問的我,只能逕自往她酒杯注入可樂。


    『今天可以陪我喝醉嗎?』
    「可以。」也許是太過震驚,回答的同時我居然還一邊點頭。
    沒有多問的我,知道自己不管問什麼大概都會顯得很多餘。
    關上大燈打開水霧香芬機,大廳裡瞬間只剩下60吋電漿螢幕投射出來的亮度。
    然後我坐在一旁斟滿同等份量的酒精,就這麼在音樂聲中沉默的陪著寶真對飲。


    我們喝得很快,即使沒有交談也沒有敲杯,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把麥卡倫喝了
    一半左右。
    我從來都不知道她這麼能喝。
    雖然寶真現在的狀態大概已經半醉,可酒精吞入喉嚨的眼神直可以說是視死如歸
    ,好像有什麼非要如此的理由一樣。


    無數個想法幾何式的跳躍閃爍呈現,忽然沒有辦法拒絕忽略的確定浮現腦海。
    難不成──她失戀了嗎?

    
    怪了,要是我有這樣的女朋友,大概晚上睡覺都會笑著醒來吧。
    實在想不通哪個天殺不長眼睛的男人會幹下這種天怒人怨,敗壞門風羞辱祖先好
    幾代的蠢事啊?
    不是我目光狹隘、思考遲鈍之類的,因為這座城市能夠配上寶真的人實在不多。
    因為她天生就是適合住在城堡,而且更要命的是寶真居然還個性溫柔體貼,大方
    隨和,百分之百就是完美善良而且心軟的女孩。
    

    所以說,不是失戀的話會是什麼?
    我很有限的腦細胞瞬間被酒精殺敗的一乾二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吧,能夠超出我想像範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
    算了想不通就別想,反正天蹋下來有厲害的人頂著不是?總之不是我這種小角色
    可以干涉的。
    

    就這麼安心又喝了幾杯以後,在黑暗中,忽然有個聲音從安靜中冒了出來。
    『我快死了。』


    那是寶真的聲音,她在笑。
    活生生的苦笑。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仲穆 的頭像
花仲穆

花仲穆 文學部落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