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終於開始寫小說啦?」

    七早八早膽敢跑到房間大呼小叫的人,除了阿火不會是其他混蛋。

    狠狠甩出枕頭,我忍不住大吼:『很吵耶!昨天五點才睡,現在八點你跑來

煩我?』

    「話不是這麼說啊,好歹昨天我也幫了大忙,要不是我……搞不好小饅永遠

不會知道你要追她。」

    果然!兇手果然跟劇情預設的安排沒有兩樣。

 

 

    『小饅說你跟她算熟?』

    「我誰啊我,學校哪個女生能逃得出我的魔掌……」說不到兩句,阿火再度

擺出完美欠揍的45度側臉。

    『拜託,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你怎麼認識她的,跟她說了什麼?』

    「幹麻這麼緊張,難不成她昨晚跟你說她喜歡我?」

    坐起身來,我睜開眼睛:『想死你就繼續沒有關係。』

 

 

    「別……別衝動嘛……就大夥說你這樣不行,只好派我出馬啦!剛好有社團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宿舍,腦袋不由自主地思考著幾個問題。

    她會上線嗎?我的追求會不會帶給她困擾?

    事實上,我對小饅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也許是家境不好,不然通常一年級新生聯誼出去玩都來不及了,沒有人會這

麼辛苦打工才對。

    憑藉想像,我聽著Heartbeat用最自以為浪漫的方式花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畫了一張小饅的素描。

 

 

    感覺上她應該是個適合陽光的女孩,笑起來模樣特別好看……

小饅外表看起來屬於乖巧聽話那類,是因為待在店裡,所以說起來總是溫柔

的輕聲細語……

 

   

    這麼恍惚過去,時間已經匆匆來到了晚間十點五十分。

    就在我放棄準備跟畢業論文奮戰的時候……msn突然跳出了一個加入好友

的視窗。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妳,我開始認識什麼叫做……喜歡。

 

 

    『七星。』隨著叮咚聲響,我直接走向櫃台。

    這星期以來第四次與小饅會面,理論上她有班我就會準時在下午三點出現。

可惜除了交易短暫的對談之外,彼此並沒有其他的話。

    小饅看起來恢復的很快,臉上找不出經歷極大悲哀的憂傷,只是在她的倦怠

中竟然隱藏著如此嚴重的事……簡直出乎我的想像。

 

 

    我幾乎目不轉睛的看向她,順口想說:『妳,還好嗎?』在我聲音還沒吐出

時,立即警覺這實在太可笑了,完全就像個蠢蛋。

    小饅用疑問的眼光看我,表情像是在問:「有事?」

 

 

    我呆住了,腦海裡立即過濾出幾百萬個理由來解釋我剛剛的欲言又止,可是

嘴裡卻又不爭氣的誠實:『妳,還好嗎?』

    我知道很丟臉,但我無法解釋為什麼突然失去了撒謊的能力。

    小饅大約呆了一秒鐘左右,她若無其事地接著說:「還好,謝謝,你的發票。」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饅頭

 

 

人的一輩子裡註定要相遇一個特別的女孩。

那麼我確定百分之百是她。

如果不追,那麼我的大學生涯就可以說是一片空白……

追求她,我賭上了這輩子僅存的全部青春!

 

 

    那是左邊側臉,乾淨溫潤的臉頰45度。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注意起她坐在那裡,印象中……她應該是學校便利商店的

工讀生,年紀毫無疑問比我少上幾歲。

 

 

    她一個人,身上穿著純白T恤搭配黑色短夾。

    只是……她的總是臉上寫滿了倦怠,我說得倦怠不是憔悴,憔悴是讓生活壓

垮的,生活的勞累讓她疲倦和絕望,但倦怠不一樣,那彷彿是一種凡事毫無所求

的困惑而對全世界失去興趣的表情。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


     關掉電腦螢幕閉上眼睛,一片黑暗。
     僅僅短暫的片刻,我像是卸下沉重包袱的鬆了口氣。
     結束這最後工作以後,以後大概就不會再提起畫筆了吧?
     心情就好似大學時代決定放棄鋼琴的時候一樣亂得遭糕。


     我想放棄是很多人不願意承認的字眼,但很多時候現實便是如此。
     其實心裡老早就知道,遲早該放下的不是?
     或許為了堅守夢想的姿態很動人,專注於想法的執著很灑脫,卻任
     誰都知道除了這些,人得一輩子還有很多……關於未來。


     一直以來我究竟做了些什麼?
     活了27歲,大約有整整十年時間活在鋼琴夢裡,十年沉浸於繪畫當
     中,荒廢了學業、辜負了青春,說穿了只是不願面對所謂的現實。
     不管鋼琴、繪畫都好,我總是孤單一人獨自活在狹隘空間裡滄桑。
     那麼多年來任性地拋棄了所謂責任、累贅、包袱是因為我沒有勇氣
     去面對?


     以前我總是認為還有時間,以前有、現在有、將來也會有。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8

 

     趕在八點前抵達與恆輕約定的地點。
     她早已經到了。
     人群裡,她永遠是最閃爍顯眼的那一個。
     恆輕自成一種姿態坐著,眼光發出內斂思考的理性,莫名給人一股難以親近
     的疏離感。
     這不是形容冷陌,恆輕只是太習慣旁觀事物。


     『等很久了?』禮貌問了一聲,我旋即落座。
     「還好。」茫然點頭,恆輕思考彷彿還沒回到現實。
     『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


     想我?看來恆輕有什麼還沒搞清楚。
     只見桌上擺了兩份企畫書,隨手便拿起一份來看。
     第一頁是恆輕手繪的室內設計圖,從第二頁開始才是餐廳整體規劃的大崗。
     洋洋灑灑的20多頁,從地點、客群、特色、擺設佈置、金額全都有一定程度
     的提及,感覺起來是份簡單而又詳細的報告。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7


     一杯杯喝下男人泡得高山茶,感受嘴裡漾開的香味,心裡溫度頓時上升幾分
     ,原本緊張騷亂的心情也跟著隨之平息……
     男人始終沉默寡言地專注著電視,容貌並不突出個子也不高,臉上幾乎察覺
     不出任何表情,無論如何善意去看都實在不算是個顯眼的人。


     看了個段落幫我斟了杯茶,男人才像是想起了什麼順口問:「貴姓。」
     『姓易。』
     「抽菸?」皺起眉頭的男人儘管使用問句,口吻卻彷彿探知了答案。
     我老實點頭並同時補充:『偶爾也會喝點小酒。』


     「有穩定工作?」
     『有。』我急忙遞上不太稱頭的名片。
     男人會意接過似乎沒有接續話題的意思,轉頭再度看向百般無聊的電視。
     這便是我跟男子吃飯之前的全部對話,徹底連一字都完全沒有提及到蕾蕾。


     至於女主角?從頭到尾坐在一旁的她,始終不擔心地微笑著。
     大概待在客廳半個小時左右,男人堅毅的背景起身淡淡說了一句:「一塊吃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6


     陽光從窗外灑進,耀眼光線裡微塵粒子呈不規則的軌道載浮載沉……
     時間是早上九點,儘管不算早卻仍然需要早安。
     臉上帶著笑的睜開眼睛,我笑,心裡有著一股強大的幸福。
    

   「喂!」是蕾蕾,她看起來精神抖擻的讓人吃驚:「你這人怎麼這樣!居然
   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睜開眼睛了?」
     她偏著頭近距離以一種不以為然的表情看我。
     『我……』她看了我多久,我睡覺的時候有流口水嗎?


   「早安!」蕾蕾瞇著眼笑:「早餐要吃什麼?我肚子好餓好餓。」
   『早安。』伸了伸懶腰,我毫不倦戀地爬起床拉開窗簾,早安了!


     保持笑容熟悉地快訴刷牙洗臉,隨意將幾片吐司丟進麵包機,接著煮咖啡的
   動作習慣依然未變。只見我小心地點燃烹煮咖啡的酒精燈,並在Syphon下壺
     偏側注入開水加溫,注視燈火的同時我在心裡想著虹吸原理的正確步皺……


     事前準備最需要注意的部份當然就是比例問題,一杯份量約是22克咖啡粉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


    
     蕾蕾撥給我的第一通電話是在兩天後的深夜。
     當時我剛躺下,結束17小時馬拉松式的繪本比稿企劃,腦袋正處於一片混沌
     的狀態,不用想,自然是累壞了。
     畫圖是件耗損腦細胞的事,再加上工作時我抽大量的菸,經常心血來潮也會
     喝上兩杯,遇到挫折不順利的時候則會有厭食、憂鬱的病狀產生。
    
    
     感覺起來很任性?老實說我很享受繪畫時的豪氣氛圍。
     那是一種孤單的狂妄放肆,即使一個人也不害怕……有種將全世界都拋到腦
     後專注的自傲。
     儘管我心裡明白,如此不眠不休的持續是種慢性自殺,每完成一件作品靈魂
     頓時就少了一點,而結束時的專注裡呼吸也彷彿跟著失去生命。
    

     「是我……」她口吻自然地淡著。
     『怎麼了?』腦海激不起一絲興奮,疲倦整個爬滿身軀狀態下,思考就像喝
     醉一般只能憑藉直覺:『睡不著?』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    
    

     無法想像自己臉上有著什麼樣的表情,腳步朝著恆輕靠近,我發現她在笑。
     一個人笑得很灑脫,很自在。
   到底在笑什麼?我不懂。


     「約完會啦?」恆輕側臉瞧我,神情一派輕鬆。
   『嗯?』跟蕾蕾的相處算是約會?或許彼此多少也些曖昧,我不是很明白。
   「你真的很喜歡她?」
     點頭沒有回避,我知道面對恆輕的時候所有謊言都會失去意義。

  
     「喜歡到值得放我鴿子?」恆輕挑眉走近一步:「有這麼喜歡?」
   『……』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我只能搖頭:『對不起,我……』
   「你什麼你,喜歡人家就要好好對待她,你好不容易有喜歡的人,很替你
     高興啊。」
     『謝謝。』除了道謝,還能說什麼呢?


   「可是你好像完全不把大姐我當一回事了喔!你是第一個放我鴿子的人,
     你知道嗎?」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3


     霓虹燈紛紛亮起。
     我跟蕾蕾並肩走在台中市街道上,心情很輕鬆,身體有些疲憊,肚子很餓……
     心裡卻執意著要到星巴克去喝杯咖啡。
     的確,所謂的任性就是這樣。
    

     星巴克不遠,幸運女神的閃亮招牌!彷彿永遠在轉角處等待。    
     我們去的那家星巴克就位在三民路上的某家百貨旁,路上行人很多,一直都很
     熱鬧,不知為何卻怎麼也無法融入,腳步踏起來有著默默被併棄的孤單。
     儘管有時孤單也可以很快樂,走過幾米繪畫櫥窗,選定了位置落座,在暈黃而
     溫暖的燈下。
     我跟她,只剩一杯咖啡的距離。


     「喝了這杯,恐怕今晚就睡不著了。」忍不住聞了一口卡布奇諾,蕾蕾眼底泛
     出幸福的表情。
     『還是得喝!一杯八十大元耶。』我說著笑,用小湯匙舀了一口黑森林蛋糕。
     「所以說值得,感覺很好。」
     『妳很少喝咖啡?』原來蕾蕾不止是不常來星巴克!許久之後的過後,我才知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蕾蕾始終睡著沒有醒來。   
     她睡得很沉很甜,呼吸均衡在胸間輕微起浮……
     彷彿整個天空塌陷都與她無關。
     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我,只得無奈帶她返回住處。


     開了冷氣蓋上被子,看著蕾蕾睡姿大約半個小時,最後忍不住畫起她來。
     人的一生裡沒有很多第二次的機會。
     我心裡有個預感,也許這就是唯一的機會可以畫她。


     蕾蕾身上散發的味道很淡很香,頭髮沒有一絲凌亂。
     嘴唇閉成一條直線,或許乍看之下察覺不出呼吸的動靜,但凝眸細看,可
     以在喉嚨那裏不時看出確實是微乎其微的蠕動。
     是在呼吸沒錯。


     她頭枕枕頭,仰視天花板的姿勢,睡得很沉。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


     一場極快極快的雨下在中午時分,瞬間讓整個校園廣場充斥混亂。
     眼前每個人都在狂奔,漫無目地的跑著。
     是為了怕淋濕還是因為肚子餓?我不懂。
      

     那年大二,恆輕大四。
     她在學校裡早已是個成名的人物,跟我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或許該這麼說,我的個性多少也有些排斥追逐流行的缺陷……
    

     說穿了大概就是有些自傲,稍微讀了點書就認為自己與眾不同。
     儘管那時很低調,極不起眼,任何出風頭的人都與我沾不上邊,總覺得
     麻煩,又或者純粹只是懶惰。


     曾經一段時期,靜下來思索現在及未來的同時,我沒有辦法不感到憂心。
     總認為沒有人聽懂我的話,無人能夠理解我的想法,索興也就避開人群。
     那是一種不問原由的排斥,說是叛逆、特立獨行都好。
     我就是超越道理的不去接觸一切所謂大眾接受的流行,即使錯,即使不
     對或覺得會失去些什麼,我也依然堅持著自己無可救藥的步調。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


    打開窗簾迎向陽光,電腦螢幕仍未關閉……
    深深呼吸一口氣吐出,感覺到肚子餓的同時,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眠不休忙了
    十四個鐘頭,儘管身心稍微感到疲倦,文案插圖卻還沒能告一段落,工作仍然
    繼續著。

       
    我是個很平凡的人,身高175 、體重65左右,也許是趕上流行,又或者我不懂
    的什麼,長期擔任插畫設計師的工作收入倒也還算穩定。
    SOHO族不用上班打卡,也沒有所謂的下班休假,純粹的責任制。
    因為領域專業不容易取代,只要有台電腦願意工作大概就不容易餓不死,更何
    況插圖設計師工作好找的很,只要不貪心,一個月拿個三萬元滿街都是。
   

    自由?有時候自由是一件身不由己的事。
    這輩子我有過許多興趣。
    音樂、寫作甚至是運動都曾經產生濃厚的興趣,努力當然不在話下,只是當發
    現不管如何努力都無法填飽肚子的時候,還能剩下什麼?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9


    帶著愉快的心情,拎著小攤買來的鹽酥雞,便利商店的啤酒回到小套房裡。
    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我發現門居然沒鎖。
    難不成會是小偷?或許有點可笑,但那瞬間我真的有著這種想法。
    雖然房裡到底有什麼值得偷的就連我也覺得相當懷疑。

   
    燈亮著,進門以後很快發現電視機和冷氣也沒關上。
    跟著我看見小偷安穩睡在床上,棉被蓋得綿密,皺緊的眉頭給人感覺像是做
    著什麼不太愉快的惡夢。
    該死!就是有人連睡覺都睡得這麼討厭。
    不過算了,好歹這個小偷也認識很多年,暫且我還沒有報警的打算。


    沒打算吵醒恆光,也壓根沒打算追究他到底怎麼進來。
    我動作放輕的關掉電視機,將冷氣調整成安眠模式,接著開啟電腦小聲播放
    輕音樂,這才慢條斯理將鞋襪脫掉,將口袋的零錢鑰匙之類的雜物放置桌上
    才走進浴室。


    我很喜歡淋浴的感覺。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8


    為什麼突然就哭?不問理由也沒有任何一句安慰。
    或許蕾蕾真的累了,或許在生活中有著太多我所無法理解的無奈?以最起碼的程度
    來說,我並不想帶給她任何一點負擔。
    再怎麼累也總會好起來才對。


    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儘量讓她轉移注意力而已。
    儘管我知道這樣很像好人,活像一個只懂得付出,單方面偏執想要保護對方的人。
    在對方需要的時候陪伴,並且在適合的時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這種事我幹過很多次,沒錯!最後的下場大概就是得到一句:「你是個好人。」
    然後那些女孩總會在往後無數個後悔或不需要後悔的日子裡,偶爾想起我,偶爾聯
    絡,偶爾說著不著邊際卻讓人感到開心的約定。


    這樣,真的很蠢嗎?


    總覺得喜歡一個人,不僅僅只是感覺,而是我對那個人所有的行為。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7


    我知道蕾蕾腦袋在想些什麼。
    不過這種事情要是真說出來,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嗎?


    「你確定要帶我進去這裡?」蕾蕾張大嘴巴,語氣裡卻沒有一絲生氣的感覺。
    『是啊。』我點頭,接著補充:『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你確定你知道?」
    『是啊!我一直很想這麼做。』稍微握緊她的手心,我帶著蕾蕾大步往飯店的大
    廳走去。
    很早以前我這麼想了,如果哪天遇到喜歡的女孩,一定要帶她來看看這裡。


    那是一家極為高檔的飯店,音樂、裝潢全都是無可挑惕的高級。   
    除了提供必要的餐點、住宿服務之外,也是客人們休閒、談論公事、飲酒小憩的
    地方。
  
 
    走進以後,映入眼簾的除了穿著高檔的西裝人士好整以暇坐在沙發上看報紙之外
    ,就只有坐在櫃台裡的氣質漂亮小姐了。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


    『這麼快就過一百年了?』蕾蕾坐下的時候,我忽然冒出這句。
    心裡的感覺複雜的想法是,她是為我而來的嗎?
    也許是,但或許不是。
    「你還記得啊。」她笑的有些虛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沒精神。
   

    『來喝咖啡?』
    「難道喝可樂嗎?呵……其實我只是來這碰碰運氣的,只是沒想到你真的在這裡。」
    『我不是說過要等妳?』


    笑完以後,我倆陷入短暫的沉默,彼此面對面的喝著咖啡。
    雖然安靜,我對四週的感受卻明顯敏銳起來。
    首先是咖啡香,無與倫比的香味給人不想多話的舒適。
    當午後的陽光從照下,那溫暖小憩的優閒氣息,完全就彷彿讓人陷入了什麼柔軟的
    空間一樣。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5


    在那之後過了一星期左右,我不曾再遇見她。
    只是,我似乎越來越依賴咖啡了。
    等一個人需要一百年的歲月?
    我不知道,這種問題根本不需要思考。
    或許我應該稍微交代一下平時的生活瑣事,交代或形容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傢伙。
    甚至是該讓配角出場胡亂湊個字數?
    沒有必要。


    我在星巴克,等著一個女孩。


    「她長真的有這麼漂亮?」明顯的疑問句,恆光忍不住皺眉:「別唬爛我啊。」
    別管他,他只是個配角。
    儘管他有著李奧納多的帥氣,在愛情的經驗裡擁有金城武般什麼都略懂的智慧。
    我卻仍然深深以有他這個死黨為恥。
    據說在他手底喪生的女孩,每個都死不瞑目的永不超生啊。
    還記得學生時代的女生廁所裡,幾乎每一間都寫滿了對他的詛咒。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4


    我和女孩就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侃侃而談起來。
    她很健談,在一杯咖啡的時間裡,幾乎將我所有的身家全部都調查了一遍。
    比方說家裡幾個人、工作學歷、身高體重、有沒有存款習慣,興趣專長、平常的休閒
    生活……之類的事全都一口氣問了個遍。
    直接的,簡直就是讓我傻眼。
  
  
    “難道這女孩從來不知道,人都有所謂的隱私嗎?”每個問題都是驚人的成熟。
    潛意識告訴我,眼前這個女還會打劫我並且掏空我的一切,然後帶著微笑毫無愧疚的
    離去。


    『好了,不談談妳自己嗎?』我試著問,接著趁機打量了女孩。
    女孩有著一雙閃著光芒的眼睛,感覺起來有些未經世事的稚氣。
    長髮披肩,沒有一絲挑染。
    然後她總是笑著,是個很適合走在陽光底下的女孩。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3


    再一次見到女孩,是在徹底遺忘的三個月後……
    秋天,是個讓人感到安穩舒服的季節,我想我喜歡秋天,儘管它也適合離別。
    結束工作,交了稿,鬆了口氣,我伸了伸懶腰再度提起筆記型電腦,前往離家不遠
    處的星巴克。


    通常遇到新稿的瓶頸或心裡煩悶的時候我就會跑到那裡。
    點杯咖啡,或者看點書、或者思考些什麼。
    又或許,什麼都不做。
    安靜的看著眼前來去的人們,打扮亮麗,舉止充滿自信,稍微讓思緒抽離一會,就
    會覺得活著很好。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嗎?」一道陌生的稚嫩聲音傳來。
    我抬頭,無法置信眼前站了一個女孩,她手裡應景的拿著咖啡。
    目光很快自然地左右環顧四週,雖然說人絕不算少,卻也不是沒有空位。
    這個女孩,到底在想什麼?這裡不像是做問卷調查或賣太陽筆的場合。
  『可以。』應了一聲讓她入座,我偷偷端詳起她來。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2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啟動引擎,拉了排檔,放下手煞車。
    雖然不懂究竟在趕些什麼,總之動作很快,我知道有個女孩正在等我。
    等到快速轉彎抵達女孩視線時……我看見了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       


    女孩天真笑著,沒有一絲防備。
    我突然發現眼前這個演歌仔戲的女孩很適合微笑。
    頂著陽光的她,額頭冒著汗,嘴邊卻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使得兩者的反差變得極大
    ,讓人一下子就感到被這笑容深深吸引。
   

    『等很久了?』按下車窗,我擺出帥氣的姿勢:『上車吧。』
    沒有一絲疑問,女孩翩然上車:「謝謝。」
    於是踩著油門,在台中市急驟的大雨裡,我跟陌生女孩一塊坐在車上。
    目標是火車站的第一廣場。


    從女孩的服飾判斷,我想她應該是正要表演吧。
    儘管我完全不懂到底要表演些什麼,可直覺告訴我,除了表演之外一般人根本就不會
    穿著如此華麗的服飾出門。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遇見,星巴克


                    謹獻給最親愛的女孩  yoko

    寫在之前


    有很多話想說,不說,那麼就記下來。
    妳說,自己的腦袋記不下這麼多東西,那麼……就讓我幫妳記著好了。
    妳不看書,我幫妳看。
    我不跳舞,妳幫我跳。

    那麼我們能夠一起做的,除了喝咖啡之外。
    是不是還有些什麼?


    感覺上,最近很忙。
    卻總覺得再見妳之前,再見,需要做點什麼努力。
    妳知道的,妳在我心裡早已打上了分數。


    希望這篇作品,能夠為妳帶來微笑。
    哪怕只是一絲絲也好。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082314244957.jpg 

 



                         2010/1/2 桃園→竹南



      上車時間應該是午後五點46分。
      當時的我坐在桃園火車站的月台上,腦袋瓜一如往常的放空。
      那班南下終點站高雄的火車延遲了四分左右。
      人很多,天空飄著雨。


      ※


      莒光號車票打的字樣是二車40號。
      有位置就好,我想。
      翻了開書,頁碼是毫無意義的278頁。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132773994.jpg 


                            我在尋找一個人


     請相信,這是一篇極為真摯的尋人啟事。
     如果,我是說如果……任何人那個女孩的下落,
     請告訴她,我很想她。


     ※


     那是一個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
     我倆只是勉強在擁擠的電車上,有幸見上一面的陌生人而已。
     儘管如此,哪怕僅僅只是一眼的單薄緣份我便已經電光石火的確定,
     我愛上了她。
     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號。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2 Thu 2009 14:25
  • 消失

                    1725180_lit.jpg                             
                                                                                
                                                                                
    第一次遇見女孩,是在三年前的夏天,
    當時她是飲料小站的店員。很多人想追求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我充其量
不過是個經常去買百香綠的路人甲而已。
                                                                               
                                                                               
    如果沒有意外,通常我們見面的時候不會有任何對白。
    搭訕?抱歉,我長得不夠高,也不帥,更別說汽車、洋房那種天方夜罈了。
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只是個路人甲,儘管偶爾讓人討厭,卻像是處男般無害。
                                                                               
                                                                               
    「又是你?除了百香綠能喝點別得嗎?」也許是因為無聊,總之女孩俏皮地
盯著我看,重點是只有我在現場。然而該死的是,當時我除了三個月每天都掏出
20塊之外,跟女孩並沒有任何的對話或者事件發生。
                                                                      
                                                                               
    當時的戴著厚重眼鏡,看起來很有智慧的我腦袋一片空白,臉紅心跳的程度
則狠狠破百。張大嘴巴的模樣說要多蠢就有多蠢,可我的口袋還是只剩下20塊錢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02451SW.jpg 
    四                                                                          
                                                                               
    自從那天正姐約我以後,日子好像也沒有變得比較精彩。
                                                                               
    我依然持續每天打電話給正妹、她卻連一次都沒有回我。
                                                                               
    後來我很自然打電話給了正姐,想要從她那裡知道正妹的近況啊。
                                                                               
                                                                               
    結果就是我有事沒事都會跟正姐聊天電話,網路,無聊時也會一塊
                                                                                                      
    吃頓飯。
                                                                               
    漸漸的,我發現跟正姐之間的話題不再存在著正妹,取而代之的則
                                                                               
    是專長興趣、身高體重、星座生日、abcd的時候.....
                                                                               
    毫無疑問,我喜歡上了正姐!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e3dee12037e285e229e6bf060628ca4e.jpg 
       正妹跑掉以後,我看著房間裡的酒店妹一整個無奈的歸藍趴火。
                                                                               
                                                                               
       「瞪我幹麻?我又沒有說話。」酒店妹依舊是一付無關痛癢的姿態。
                                                                               
       而我?也許是因為當下就清楚了永遠跟正妹不可能的關係,我居然生氣
                                                                               
       不起來,也變得根本就懶的生氣。
                                                                               
                                                                               
       我跟酒店妹之間的氛圍,完全就只有糾纏不清的恩怨風暴在眼前呼嘯。
                                                                               
       好吧!或許我活該就是個渣渣,身負宅男千萬年來的宿命,永遠就只能
                                                                               
       抱著棉被痛哭。
                                                                               
       問題是要哭給誰看?它馬重點是林北難過到有點想笑啊!究竟有沒有這
                                                                               
       麼心酸!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521480_lit.jpg                                

     二


      打開手機以後,當時酒店妹正在我上面,只見她拼命地忍住笑意,
                                                                               
      然後使勁的弄我,偶爾還發出輕微呼呼的聲音,一整個就是要我好
                                                                               
      看啊!
                                                                               
                                                                               
      可是我?這時簡直已經是被虎騎了跑不掉,所以只好努力的忍住一
                                                                               
      洩千里的情緒轉移注意力。
                                                                               
                                                                               
                                                                               
      「是我。」依舊是正妹溫柔體貼的聲音。
                                                                               
      「嗯~喔」這聲有點像是呻吟,「怎麼了?」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020213092195.gif 

本文純屬批踢踢西斯版豪洨,認真你就輸了! = =+

-------


    大概是三年多以前在台中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唸進專學校。(六、日念書)
                                                                               
    其它時間就在酒店裡當少爺打工。
                                                                               
                                                                               
    因為太過無聊的關係,所以下班以後,我通常都會在080 聊天室裡流連忘返
                                                                               
    ,想說反正一個人住,隨便把到一個就不怕孤單寂寞覺的冷了啊。
                                                                               
                                                                               
    結果不上還好,上了之後我才知道這世上除了上班、上課,原來還是可能上
                                                                               
    到妹的啊。
                                                                     
                                                                               
    當時強者我已經交往過大概10個女朋友吧,確認完照片以後,該驚為天人的

花仲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